[] [English]
當前位置: 首 頁 ? 資訊中心 ? 旗縣區工作 ? 正文
穿越千年探尋古城古墓古人
資料來源:包頭日報    發布日期:2019年10月08日 08:30    

麻池城址航拍

張龍圪旦漢墓出土陶羊

召灣漢墓出土銅鎏金弩機

召灣漢墓出土四神陶博山爐

召灣漢墓出土漢建寧三年(170年)石碑

“斂眉光祿塞,回望夫人城”(南北朝庚信《昭君詞應詔》)、“漢國明妃去不還,馬馱弦管向陰山”(唐楊凌《明妃曲》)……這些膾炙人口的古詩描述的正是凄美悲壯的“昭君出塞”的故事。明妃流芳千古的壯舉已在歷史長河中漸行漸遠,千百年來被人們傳頌和吟唱,而“光祿塞”在經過千年歲月沖刷后仍靜靜地躺在陰山下黃河畔,等著被人們緬懷和感慨。“光祿塞”并不遙遠,她就是我們身邊的麻池古城。

兩千多年前,呼韓邪單于迎娶昭君從長安出發,走直道,過黃河,上岸后,離黃河渡口最近,也最方便的地方,就是光祿塞,即麻池古城。于是,他和昭君在這里小住了一段時間后,再離“塞”向陰山以北的大漠進發,從而到達呼韓耶單于的龍庭。“昭君出塞”的美談便由此而生,也在中國歷史上給人們留下了無盡的遐思。和親后,昭君為漢匈和好竭盡全力,使陰山腳下出現“邊城晏閉,牛馬布野,三世無犬吠之警,黎庶無干戈之役”,百姓獲得休養生息達60余年,可謂豐功偉績,令后世所敬仰。

麻池古城位于九原區麻池鎮政府西北約800米,是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,古城分南北二城,二城呈相接的斜“呂”字形。北城南北長690米,東西寬720米;南城南北長600米,東西寬640米。北城現存三座夯土臺基遺址,與秦直道起點陜西省淳化縣林光宮遺址內的三座夯土臺基在形制、布局上相同,推測可能為秦直道終點——戰國、秦九原城,也是漢五原郡九原縣城。南城是漢五原郡五原縣城。

◆崔寔與“麻池”的由來

麻池,顧名思義,就是漚麻所用的池子。麻,草本植物,種類繁多,但北方以種植高稈大麻為主。清朝初,康熙西征噶爾丹,為解決軍糧不足的問題,開放禁邊,隨后走西口的人們落腳此處,以種麻織布為生,故取地名為麻池。但追溯古城種麻的歷史卻并不始于清朝,據史書記載,早在漢桓帝時,九原郡太守崔寔看到當地百姓只會種麻而不會織布,于是在教百姓漚麻的同時傾其家產購置紡織機械,從此百姓學會了用梭子織布。

崔寔,東漢冀州安平(今河北安平一帶)人,出身于名門世家。公元151年(元嘉元年),崔寔被漢桓帝委任為五原郡(郡治九原縣,今麻池古城)太守。崔寔任五原郡太守時,五原郡地區在經歷了王莽新朝、南北匈奴激戰,以及東漢時期的漢匈交戰后,包括九原縣在內的整個五原郡地區社會經濟一落千丈,百姓貧苦不堪。

崔寔上任后四處走訪,探視民情,發現五原郡地處邊陲,冬天寒冷而漫長,老百姓沒有足夠御寒的衣服穿,“積細草而臥其中,見吏則衣草而出。”崔寔經過仔細的調查研究,發現“五原土宜麻,而俗不知識績”,雖然這里的土壤適宜種植麻等纖維作物,但民間卻不知紡織。深受父親影響,重視農業生產且愛民如子的崔寔變賣了郡府內所有財物,將賣得的20余萬兩銀子,用于購買紡織機器,并邀請中原紡織名師教授百姓紡織技法,同時下令郡內廣泛種麻。從此,五原郡地區種麻、紡織蔚然成風,百姓的生產、生活漸漸改善。隨著麻的產量逐漸加大,五原郡治九原縣專用于漚麻的池塘也越建越多,麻池這一地方俗名在民間流傳開來。

◆趙武靈王屯兵設重鎮九原

關于古城最早的記載來源于《史記·趙世家》,公元前300年,為抵御林胡、樓煩的南侵,趙武靈王在此設屯兵重鎮九原,并進行了“胡服騎射”的軍事改革。

趙武靈王名雍,是趙國的第六代國君,前325年至前299年在位,執政27年,退位后稱“主父”4年。戰國時期,諸侯爭霸,趙國國勢較弱,除屢敗于秦、魏等大國之外,還常受中山國和林胡、樓煩等少數民族的襲擾。為了振興日漸衰弱的趙國,武靈王以超凡的才略,拋棄了中原傳統的衣冠制度和作戰形式,大膽學習北方游牧民族的優點,下令在全國推行“胡服騎射”,一改中原正統的寬袖長袍為短衣緊袖、皮帶束身、腳穿皮靴的胡服。變革軍制,廢棄戰車而演習騎射,以騎兵對抗騎兵。這場改革大大增強了趙國的綜合實力,武靈王因此被后人譽為具有雄才大略的軍事家和改革家。公元前300年,趙武靈王率領著經過“胡服騎射”改革的趙國大軍,馳騁疆場,疆域不斷拓展,先后把林胡、樓煩逐至陰山以北。

為了防備陰山以北游牧民族南下襲擾,守住黃河,武靈王修筑了今包頭地區最早的趙長城。著名歷史學家翦伯贊先生稱“這段長城是歷史最久的長城”。武靈王在修筑趙長城的同時,選擇了包頭地區這片黃河較為穩定的渡口,修建了九原這個軍事據點。在城中屯有重兵,并遷徙大量內地官吏、大戶的部屬,充實邊境,屯墾農田,使之逐步成為趙國西北部的軍事重鎮,有效地保障了趙國西北部地區的平安。趙武靈王是有文字記載的、最早活動在我國西北部地區的一位著名改革家,是包頭歷史上一位熠熠生輝的重要人物。

◆秦始皇與九原城密謀

秦始皇與包頭地區也有著深厚的歷史淵源。前222年,秦始皇將趙九原縣升置為九原郡,“郡治九原縣”(今包頭的麻池古城)。前213年,為了鞏固統治、防備匈奴,秦始皇命大將蒙恬開始在北疆修筑長城。秦長城的修建,把中原王朝的北部邊界,由趙國時的陰山以南推到了陰山以北。公元前212年,秦朝修起了世界上第一條古代高速公路——秦直道。秦直道北起九原城,南抵咸陽附近的云陽(今陜西省淳化縣境內)。一旦長城烽煙燃起,秦朝大軍可沿這條大道直抵邊境。

公元前210年,秦始皇進行“宣德揚威,安宇天下”的第五次巡游,途中宿于沙丘宮,史載:“七月丙寅,始皇崩於沙丘平臺”。此時,秦直道的城障和烽火臺還沒有完全修完。暴死于中原的秦始皇,其靈柩未當即返回秦都咸陽,而是繞道北行,趕往九原城。隨行的秦始皇的少子胡亥、丞相李斯及中車府令趙高密不發喪。時值盛夏,秦始皇車中散出尸腐臭味,只得混載一石鮑魚,借以遮掩。一路之上,三人假傳圣旨,連派使臣快馬馳往北疆軍事重鎮上郡(今陜西省榆林市境內)。九原城中,胡亥、李斯和趙高三人徘徊終日,食不甘味。直到密謀得逞,逼迫公子扶蘇自殺,又將大將蒙恬打入牢獄,他們才長長地松了口氣。九原城密謀,改變了秦朝的統治,也改寫了中華民族的歷史。

◆麻池英雄——三國猛將呂奉先

麻池古城,來過許多英雄與佳人,也誕生了一名縱橫沙場的猛將,此人就是呂布。在麻池鎮古城村,至今屹立有一座身跨駿馬、手持長戟的呂布雕塑。“人中呂布,馬中赤兔”,這樣的俗語在中國流傳了千余年。當地人傳說生于此地的呂布,因其母親將其臨產于麻布上,故而父親為他取名布。

羅貫中所著的《三國演義》,素稱“七實三虛”,牢牢坐穩了歷史演義小說的頭把交椅。其中,講述到東漢末期,出了一位殘暴專權的佞臣董卓。董卓威嚇皇帝,擅殺忠臣,霸占貂蟬,朝廷上下束手無策。最終,兩個九原人呂布與李肅勇當重任,執行刺殺董卓的特別行動。《三國志》中還記載:“呂布,字奉先,五原郡九原人也。”李肅被記為是呂布的“同郡”,也就是老鄉。呂布雖有勇力,卻乏忠義,素來被儒家與史家列在正面人物之外。但是,民間對于這位并不矯飾七情六欲的人物頗有好感。

◆再現漢代古墓 古城地下故事多

所謂“古城地下故事多”,已歷千年的麻池古城地下同樣積淀了沉甸甸的歷史財富。記者了解到,日前,麻池古城又再次發現漢代古墓。6月19日,施工隊在修建沼南大道下水管道時,挖到了一塊古代青磚,施工隊便立即撥打了包頭文物研究院的電話,隨后,考古人員對此處進行了專業探測和搶救性發掘,清理出一座已被盜過的8室漢墓,出土了幾枚五銖錢和1件陶器。6月27日,在上述墓室南邊100米左右,又發現了一座4室漢墓,發現了幾枚五銖錢和3件陶器。

專家介紹,麻池古城城址周邊漢代墓葬較多,數以百千計,主要分布在城址的西南、東和東北以及北方。西南方向有距離城址7000米的召灣漢墓群、距離城址5000米的二道梁漢墓群、距離城址3000米的西壕口漢墓群、距離城址1000米的張龍圪旦漢墓群、距離城址2500米的卜太漢墓群,東部有距離城址1500米的觀音廟漢墓群等,東北方向有距離城址4500米的窩爾吐壕漢墓群等,北部有距離城址2000米的召潭漢墓群。

包頭漢墓多數墓葬不同程度早年受過盜擾,隨葬品保存完整的墓葬較少,給墓葬分期工作帶來一定困難。墓葬出土器物以陶器為大宗,另有銅器、鐵器、骨器、石器等。

包頭漢墓墓葬形制和演變序列基本完整,以西漢晚期、東漢后期墓葬數量為多。漢墓出土陶器最多,有井、灶、壺、罐、鼎、盒、耳杯、案、樽、火盆、燈、豆等,另有漆、銅鎏金、銀、銅、鐵、石、骨、料珍珠、嵌珊瑚等器。

從墓葬反映的情況看,包頭在西漢晚期和東漢晚期經濟文化較為發達。西漢晚期出土有雕塑精細的黃釉陶樽、四神博山爐等,是這一時期文化藝術的經典之作。形成西漢晚期經濟文化繁榮的局面,與昭君出塞后北邊出現60余年的安寧環境有關。正如《漢書·匈奴傳》所記,“北邊自宣帝以來,數世不見煙火之警,人民熾盛,牛馬布野”。

東漢時期政府鼓勵對五原等邊疆地區的開發,漢明帝永平八年(公元65年),漢在曼柏設度遼營,派中郎將吳棠行度遼將事,副校來苗等屯田五原。并將各郡死囚減罪一等,賜予弓弩、衣、糧,至五原屯田。還有崔寔任五原太守時教人民紡織麻布,又“整厲士馬,嚴烽候”,五原經濟在東漢后期得到發展(《后漢書·崔寔列傳》)。加之有匈奴不斷南附,漢匈文化的交流,使這一時期五原一帶經濟文化發達。

◆保護古城古墓 傳承文化血脈

古城、古墓是包頭重要的歷史遺存,它們在這里與歷史故事、美好傳說相得益彰、互相映襯,展現了包頭地區燦爛的古代文明和深厚的文化魅力。保護古城古墓是今人必須承擔、義不容辭的責任和使命。日前,市文化旅游廣電局局長傅民,市文物研究院院長張海斌、副院長薛峰一行,來到麻池古城調研,了解古城保護及安防工作情況,并與麻池鎮負責人進行深入交流。

今后要盡快解決古城墻因過去防空洞年久形成的塌陷問題,排除安全隱患。要增加古城周邊的保護標識,提高民眾古城保護意識,從細微處做好文物保護工作。要做好古城周邊破損房屋及垃圾的整治清理工作,探索古城保護利用新途徑。

確實,走近古城古墓,方能觸摸到古代文明的脈搏,穿越時空,俯瞰歷史,任由心中最蓬勃的敬意恣意抒發,我們能做的就是敬畏歷史,傳承文化血脈,以史為鑒,不負嶄新時代。

  

上一條:藍天、碧水、青山……守護九原區的高顏值,他們這樣做
下一條:“有幸參與閱兵車輛保障,我驕傲”

關閉

網站地圖  |  聯系我們 

包頭市人民政府主辦 包頭市人民政府辦公室承辦
蒙ICP備05003330號 蒙?網警150202000048 政府網站標識碼:1502000040

蒙公網安備 15020702000161號

 
pk10冠军无马二期必中计划